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光学侦察伪装 >

逃避强制执行为目的隐匿、毁坏、伪装让与财产 或者承担虚假债务

归档日期:07-11       文本归类:光学侦察伪装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逃避强制执行为目的隐匿、毁坏、伪装让与财产 或者承担虚假债务的 年以下惩役或者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日本改正刑法草案》第五章妨害公务罪中第条规定 “以逃避强制执行为目的 隐匿、毁坏、伪装转让财产 或者承 担虚假债务的 处二年以下惩役或者三十万元以下罚金。圆改正刑法草案与前 述刑法典的规定的不同之处

  逃避强制执行为目的隐匿、毁坏、伪装让与财产 或者承担虚假债务的 年以下惩役或者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日本改正刑法草案》第五章妨害公务罪中第条规定 “以逃避强制执行为目的 隐匿、毁坏、伪装转让财产 或者承 担虚假债务的 处二年以下惩役或者三十万元以下罚金。圆改正刑法草案与前 述刑法典的规定的不同之处有两点 一是“伪装转让财产代替了“伪装让与财 二是“三十万元以下罚金’’代替了“五十万元罚金其实本质上并无太大 区别 只是用词上更加谨慎 且降低了罚金数额。且这只是针对“财产”这一执 行标的而言的 更多是出于民事方面 与抗拒法院裁判的强制执行犯罪是不同的。 德国刑法典在“对抗国家权力罪’’一章的第条固规定 “以暴力或暴力威 胁阻碍公务人员执行法律、法令、判决、裁定 或对其攻击的 处年以下自由 刑或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 即行为人或其他参与人意图在行为时使用而携带武 或行为人的暴力行为有造成被攻击者死亡或重伤危险的处个月以上 年以下自由刑。一同时 在第条特别说明 公务人员的概念包括法官在内。职 务行为不是依法进行的 不适用本条的处罚规定。行为人误认为该职务行为是依 法进行的 亦同。行为人行为时 误认为该职务行为非法 但这一错误认识是可 以避免的 法院可根据规定减轻其处罚 责任轻微的 免除其处罚。如行为人的 认识错误无法避免 且以当时的情况 不能期望其利用合法手段防止执法人员的 非法行为 则其行为不依本条处罚 如行为人可利用合法手段防止该非法行为而 不利用的 法院可根据规定减轻其刑罚 或依本规定免除其处罚。 由此可以看 第一与我国现行刑法关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规定相似。我国刑 法第条规定 “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 情节严重 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本质上来讲行为人都是以“某种 足以抗拒执行的方式“抗拒”“有权执行机关的执行行为’’。第二 突出“公务 ‘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苏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年月。 《日本刑法典》法律出版社年版 第页、第页。此罪与抗拒对法院裁判的强制 执行犯罪是有区别的 因为这里所谓的“强制执行” 不是仅仅指对法院裁判的强制执行 而足指任何以日 本《民事执行法》为依据的强制执行和准用该法的强制执行。本罪的保护法益 一是保护强制执行的国家 作用 二是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在此意义上 行为人已经侵犯了国家法益和权利人法益。 印本条内容足关于“抗拒执行公务之官员”的。 德国刑法典》中国法制出版社年版 人员包括法官一。公务人员的范围非常广泛我国的规定是“人民法院 这也是 二者的不同之外。第三 对行为人的认识错误进行了明确规定。行为人对于执行 行为的两种“错误认识 都根据刑法的基本原则进行相应的规定 彰显刑法的 公正 第四 特别强调了“期待可能性一。在当时的情况下行为人的认识受到很 多条件的综合制约 不能期待行为人超出其认知范围来认识事物。对于德国刑法 的这些规定 我们是可以在理解的基础上进行借鉴的。 这样的规定没有像单独的抗拒裁判执行模式那样列举具体的犯罪形式 而是 将情形都统一于对抗国家权力罪或者妨害公务罪进行处理。这样的好处是不必囿 于穷尽的列举而无法解决实践难题 但显而易见的是正是由于其范围的宽泛而造 成了法律规定的不够明确。前述的单独的抗拒裁判执行模式和统一的对抗国家权 力罪或妨害公务罪模式都是基于国别的具体情况而采用的 对于我国来说 最重 要也是在分析借鉴的基础上挖掘属于本国自己的适用模式。 第四节我国关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立法历史与现状 我国刑法典中不像普通法系那样有藐视法庭罪这一概念 但是确立了妨害司 法罪这一类罪名 并在此类罪名下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作了单独的规定 即类似前文所述大陆法系中俄罗斯刑法典、意大利刑法典就该罪立法的第一种模 式“单独的抗拒裁判执行模式。从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到政府时期至新 中国建立 我国的刑法中关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行为有了长足的发展和改变。 而这恰好说明了立法应符合社会现实和司法实践的需要。 一、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社会现实决定了个人反抗政府执行的行为没有入 罪。我国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司法是专横和强权的 这是由君权至上和人治思 想的绝对统治地位决定的。 作为一方“父母官’’的行政长官不仅管理行政事务 也身兼司法长官 掌握国家机器作为统治阶级对人民进行统治。由于没有程序法 的合理限制 诉讼当事人多是在司法机关的各种暴力强迫手段下而屈服。个别反 抗者不服官府的裁决时 便会受到类似于刑罚制裁的残酷的强制措施的 一般来讲这些反抗者最终都被这些残酷的迫害因为个人作为弱者是没有力 量与强大的国家机器抗衡的。在这种特定的时期特殊的情况下 行为人对官府的 正当或不当的裁决行为并无反抗的力量和现实的可能 因此其反抗行为并不能对 社会、对其他人、对国家造成实质的严重威胁 因为这种行为没有入罪。 二、政府时期将抗拒法院裁判执行的行为入罪。《中华民国刑法》第 条规定 “对于公务员依法执行职务时 施强暴胁迫者 处三年以下有期徒 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罚金 一根据该法条的规定 施强暴胁迫以抗拒公务 员依法执行职务时 成立妨害公务罪。从而将行为人抗拒法院执行的行为纳入妨 害公务罪之中 并且强调了暴力、胁迫的方式。在新中国成立之前 中国 国所谓“刑不 则威不可测”正是如此司法擅断屡见不鲜 因为所有的权力都在地方长官手中。 。参见‘各国刑法汇编》 台湾司法行政部年印 该刑法虽没有单独设立法条对抗拒执行法院判决、裁定性质的犯罪进行明确规定 但却将其包含在妨害公务罪的犯罪行为中。 领导的革命根据地的立法对抗拒判决、裁定执行性质的犯罪也有过规定。如《哈 尔滨特别市民事刑事诉讼暂行条例》年月规定 对判决已表示服判 超过法定上诉期间未声明上诉 或经终审判决者 均为判决确定 即发生执行效 必须遵行。如不遵守或故意违抗除得实施强制执行外 并得以妨害公务论 此规定突出强调了在“服判或“判决确定的情况下即法院的裁判已经具备执行力行为人“不遵守或故意违抗而抗拒法院的执行活动 同时也将 其归入妨害公务罪当中。 三、年刑法中将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的行为与妨害公务罪规定在 同一法条中。年刑法典第条明确规定 “拒不执行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 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 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罚金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该法条的规定是在吸取历史教训的基础上 考虑社会现实 符合了社会法制建设 的需要。固年刑法关于本罪的规定是与妨害公务罪规定在同一法条中的 且适用相同的法定刑。可见其与政府时期规定的情形是相似的。这是因为行为人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的行为本来就与妨害公务行为有交叉之处 前者 在本质上来讲也属于广义的妨害公务的范畴 将其单独列出意在突出强调。 四、现行刑法在第条以独立的法条形式将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规定 在妨害司法罪之中。在年的刑法修改中 立法机关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 罪进行了四方面的修改 第一 法条删去了“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限定语。没 有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 人民法院是不能交付执行的 因此在这里没有必要重 申。固第二 将行为人的行为限定为“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且“情节严重” 的情形。第三 减少了本罪的刑罚种类 取消了对本罪可以单独适用剥夺政治 权利这一资格刑的规定。第四 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单独规定。这是对 刑法的改进 也是在社会现实基础上进行了立法改革。类似于单独的抗拒裁判执 行模式 在妨害司法罪的类罪名下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进行单独的法条 规定 是基于这一行为具有独立性而言的。它在本质上妨害了国家司法运作 表现上则是执行义务人对人民法院执行活动的抗拒在独立性的基础上同时存在 特殊性 故而加以特别规定以彰显其重要性。 五、《司法解释》和《立法解释》对“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 进行了详细的规定。现行刑法第条并没有对“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史》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年版 圆新中国成立之后在刑法典的制订过程中 最初的各刑法草案也未将拒不执行入民法院判决、裁定严重 的行为规定为犯罪。但是 由于“文革”期间法制的极度缺乏和被严重破坏 造成了极其混乱的现象和严 重的后果。摹于拒不执行人民法院判决、裁定现象的严重性 刑法宣布这种拒不执行人民法院判决、裁定 情节严重的行为为犯罪。规定予以追究刑事责任。鉴于这种情形 当时的刑法制订小组在第稿 增加了 对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行为的规定。见高铭暄主编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孕育和诞生》 法律出版 社年版 人民法院交付执行的判决、裁定肯定已是发生法律效力的而有执行力的从而才对行为人具有约束力。 年刑法典第条规定 “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彳亍 情节严重的 处三年 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 根据第条的规定可知 可实施的刑罚有有期徒刑、拘役、罚金三种。 节严重作出明确的规定 导致司法实践对具体情形难以认定。针对这一难题 最高人民法院于年月日发布了 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件 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按司法解释》的规定 行为人妨害或抗拒执 行客观上须以暴力、威胁的方法 且拒不执行的情形只能发生在人民法院发出执 行通知书以后 而对于发生在案件实体审理阶段的拒不执行行为 法院无法按《司 法解释》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 为此 年月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 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次会议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刑法 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 对本罪的适用作了进一步的规定 犯罪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若干问题(可编辑),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拒不履行生效判决罪,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罪,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决和裁定的区别,判决与裁定的区别,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开设赌场罪判决书,危险驾驶罪判决书

本文链接:http://asfarabat.com/guangxuezhenchaweizhuang/114.html